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关于感恩关于

更新时间:2019-08-23      

  恰逢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成立十周年,高金DBA五期班的同学们在毕业之际集体捐赠一百万元,为母校献上了一份贺礼。本次捐赠以“博士堂”冠名高金的1006教室,并会以“博士堂”之名举行一系列论坛,将其打造为学院的一个交流和互动的平台。高金一直有着充满活力的校友文化,而校友对学院的回馈不仅能够切实地提升高金的凝聚力,也是高金校友力量的有力体现。

  本期捐赠人风采,我们采访了六位来自DBA五期班的同学作为捐赠代表,谈谈他们与高金的故事。

  相比其他领域,作为一位金融行业的圈内人,王欢认为自己对高金在业内地位的认知会更为清晰。王欢与高金最早的接触源于一位任职于高金MBA CDC部门的同学,他应这位同学的邀请,作为业内人员与高金MBA的同学们进行交流和建立联系。当时虽然还没有到高金读书,他对学院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感情”基础很稳固。当他打算提升自己的时候,高金自然成为了首选。

  王欢上了高金近20位教授的课,感觉每一个教授都是各自领域的精英和专才。张春院长将公司金融从方法论上升到了思维的层面;李文连教授的统计学课程的学术水平非常高;朱洪泉教授则通过体系架构,令同学们很快掌握了论文写作的技巧。王欢说:“今年是高金十周年,放眼全球,短短十年,一个商学院能够走到今天的高度是一个奇迹。‘金融黄埔’一路走来,离不开老师,同学,包括校友们的共同努力。”无论是五期和四期、六期的学长、学弟学妹之间的“DBA开讲”,还是贯穿整个项目的“DBA家宴”,都是高金团结融洽的校友文化的集中体现。“母校和校友本来就是一种共生共荣的关系,羔羊跪乳,乌鸦反哺也好,西方大学的回馈传统也好,其实都是出自感恩母校的初心。希望学弟学妹们把握好在高金读书的机会,为我们共同的‘金融黄埔’的良性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陈惠一直从事创投方面的工作。在他看来,创投领域对于人才职业素养的内涵和外延有着很高的要求,同时也比较依赖学术和理论的支持。通过考察,他了解到高金的学术水平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所以选择来高金读DBA。

  陈惠认为,无论从师资力量、课程安排,还是研究平台、研讨交流等方面来看,高金都不愧其“中国的世界级金融学院”的定位。“张春院长、严弘院长还有很多教授的专业水平和学术造诣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同学之间的关系也十分融洽,相互走访、相互学习是我们班级的特色。”

  在陈惠看来,高金DBA五期班的同学们心中天生就有一份大义。早在开班之初,大家已经在思考能够为母校做点什么:“毕竟高金的发展非常迅速,身为其中的一员,我们也都与有荣焉。”为母校捐赠博士堂不仅是一份爱心,对于五期班同学来说也是向心力的象征,更是给学弟学妹鼓励与期许。“祝愿学弟学妹们能够秉承高金锋利的思维与强烈的使命感,未来在事业上取得更好的发展,也希望高金能够为金融界培养出更多优秀的专业型人才!”

  储小青与高金的结缘是偶然,也是必然:“我在读ASU的EMBA时,顾彬教授和贝克伟教授都给我们上过课,沈伟教授则是我们EMBA项目的主任,几位教授都和我们聊到高金有这样一个DBA项目。”后来他到ASU游学的时候,正好遇到去美国参加毕业典礼的高金和ASU合办的DBA项目同学。大家在一起参加活动,共进晚餐,让他对高金有了进一步了解,“可以说在进入高金之前,我和高金之间的关系纽带就已经建立了”。

  高金的三年对于储小青是人生重要的重塑阶段。教授们在学术和理论上给予了他很大帮助:“贝克伟教授是我的导师,他的课题方向与我在读EMBA时一脉相承,令我从会到通、再到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还有李文连老师,他的很多观点给我带来极大的触动。”同学之间的友情是储小青在高金的另一个收获,他们一起学习、交流、成长、进步;一起去武夷山游学,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回忆。

  在他看来,母校和校友是一个荣辱与共的关系。“我们既是利益共同体,也有温情与羁绊。”储小青认识到,在国外无论是公办还是私立的学校,都有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于校友对学校的捐赠。他希望高金未来可以通过校友的捐赠,实现强大的“自我造血功能”,在资金方面具有更高的自由度。

  三年前,黄大容在实际的工作中感觉到自己迫切需要一些理论性的指导,所以萌生了进一步深造的想法。在她看来,在国内DBA的课程中,交大的师资力量十分强大,包括课程体系、同学资质等各方面都十分理想;再加上她在上海工作与生活,选择高金显得如此“水到渠成”——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黄大容认为,高金的教授们不仅很专业,而且知识十分渊博。“他们会给我们推荐一些前沿的书籍,或是来自世界顶尖学府的课程教材,让我们从中构建起理论框架,并且很自然地从理论升华到实践。”此外,同学之间的关系也十分融洽,“大家在小组做课题的时候都会主动分享自己擅长的领域,相互学习,共同成长。”

  通过在高金的学习,黄大容对市场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我已经从沉淀了十年的体系中抽离出来,将公司由原来的网贷业务,转向一个为金融和类金融机构提供各种服务的综合性机构。”母校对黄大容的帮助是无法量化的,她和同学们也渴望用绵薄之力去支持母校的发展,希望高金未来在学术的道路上走得更加扎实稳健,助力整个中国的金融体系,并为学弟学妹们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持和帮助。

  “可能没有多少学生在读书之前就能够先认识老师,但我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还没有来高金之前,因为在ASU读EMBA的缘故,李真圣已经认识了好几位高金教授,了解到高金师资力量配置得非常好,既有国外顶尖的学者,又有非常“接地气”的中国老师。正是基于这种认知,他在EMBA毕业后,果断又报读了高金的DBA。

  李真圣认为,高金DBA项目的师资配比是世界级的,有很多“大神”级别的学者。例如顾彬教授,他既学信息科学又学金融,双学科的交叉能给同学们带来不同角度的启发。同学是高金给予李真圣的另一份财富,“爱在一起,好在一起,学在一起”不仅是班级口号,也是他们日常相处的真实写照。“大家的互动非常多,做参访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把最好的东西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那份真诚真的很令人感动。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18,”

  在五期班,捐赠母校的念头由来已久,他们希望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学院,并且把这种回馈传承下去。就像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的:“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高金成立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十年的积累已经为下一步的厚积薄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希望能够在下一个十年看到更优秀的高金,同时也希望尽自己的力量,更好地帮助母校。”

  作为一名工科生,王洋在高金完成了一个称得上是“从无到有,脱胎换骨”般的自我重塑。虽然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之后,他非常幸运地赶上了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的节点,但随之而来的是他很快便在企业管理中遇到了很多知识体系的问题,暴露了自己在金融方面的“短板”。于是,在对国内商学院进行考察后,他选择了与自己诉求完全一致的高金。

  “初到高金,由于之前没有金融体系或是管理方面的知识,张安民教授、朱洪泉教授等很多老师都在我身上倾注了更多心血,令我至今感激不已。”王洋身边的同学虽然有60后、70后和80后,但是大家在相处时都没有感觉到年龄的差距,每个人对事物的沟通都非常平等,“能够拥有这些优秀,热情,真诚的同学,令我感觉来到高金真的是‘不虚此行’”。

  在王洋的理解中,校友和母校属于最亲密的母子关系,孩子对母亲的反哺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我们每个人都是抱着解读现在、洞察未来的诉求来到高金,然后通过学习,能够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自己的梦想。”王洋表示,无论捐赠也好,为母校做一些事也好,其实都是贯彻了“昨日我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我为傲”的信念。他希望学弟学妹们也能对高金抱有感恩,学有所成,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添砖加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裕民东路3号 京版信息港二层 邮编100029